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纪念|启功先生诞辰110周年:笔墨见“坚净”
发布时间:2022-07-31        
 

  今天是书法大家启功先生(1912年7月26日-2005年6月30日)诞辰110周年,澎湃新闻获悉,由中国嘉德与北京启功艺术研究会、文物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共同主办的“坚净——纪念启功先生一百一十周年诞辰特展”在嘉德艺术中心对外展出。展览从家事、师事、鉴事、余事、正事五个部分展现了启功先生的人生轨迹和艺术成就。展品全部来源于启功先生自藏,无借展作品,共计一百一十种。

  今天,故宫博物院相关专家与启功先生侄孙等在展览现场还就启功先生与展览背后的故事进行了解读。

  启功(1912年7月26日-2005年6月30日),字元白,也作元伯,号苑北居士,北京市满人。中国当代知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学者。据悉,启功先生藏有一方绿石砚,清康熙帝御书砚铭,铭曰:“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后先生取“坚净”二字颜所居。也可以说,“坚净”两字是先生一生为人之道和品行的最好写照。

  启功先生是清雍正帝第九代孙,姓启,名功。先生不姓“爱新觉罗”,因“觉罗”是语尾,不是姓,是后人改加而成,“觉罗”带有宗室意思,在清朝灭亡之后,强调“觉罗”,毫无意义。先生不姓“金”,满语“爱新”,是汉语“金”的意思,有些“爱新”氏在民族融合的过程中,早早改姓“金”,但启功先生这支一直没改。

  清朝灭亡后,按照袁世凯清室优待条件,所有“爱新氏”都改姓“金”,但启功先生家上上下下都十分痛恨袁世凯不讲信誉。启功祖父毓隆老先生在临终前有遗嘱:其一就是“你絶不许姓金,你要是姓了金就不是我的孙子”,启功谨记遗命,不能违背祖训。启功曾祖溥良、祖父毓隆老先生凭借科举考取功名,为启功先生今后博学起到引领作用。启功先生祖辈,皆能翰墨丹青,先生传承家学,不负盛名。

  赛尚阿 择録元赵孟頫《天冠山题咏》诗说明:赛尚阿,阿鲁特氏,字鹤汀,克连珍之曾祖,启功外高祖。

  如果从雍正算第一代,第二代即为雍正第五子和亲王弘昼,第三代为永璧,他是和亲王弘昼的次子,仍袭和亲王。同辈的还有四子永瑆(即成亲王)、六子永焕、七子永琨等。第四代叫绵循,他是永璧的次子,仍袭王爵,但由和亲王降为和郡王。第五代为奕亨,他是绵循的第三子,已降为贝勒,封辅国将军。同辈的还有四子奕聪、六子奕瑾、九子奕蕊等。按规定,宗室封官爵多为武衔,不但清朝如此,宋朝、明朝也如此,如宋朝的宗室,高一级的封节度使,次一级的封防御使,都是武职。

  又如明朝的八大山人朱耷,作为宗室,也是封武职。所以从奕亨那代起,先生家虽都封为将军,但只是个虚衔而已。第六代即为先生的高祖,名载崇。他是奕亨的第五子,因是侧室所生,不但被迫分出府门,封爵又降至仅为一等辅国将军。同辈的还有四子载容等。传到第七代有三人。次子名溥良,即是先生的曾祖,根据爵位累降的规定,只封为奉国将军。

  毓隆 节録魏曹植《洛神赋》文启功题签说明:毓隆,溥良长子,为启功祖父。毓隆对启功十分疼爱,叫启功“壬哥”(壬格),教授启功仿影、读诗。

  先生的祖父行大,名毓隆,二叔祖名毓盛,三叔祖、四叔祖皆夭折,五叔祖名毓厚,过继给先生大曾祖,六叔祖名毓年。第九代即先生的父亲,名恒同,是独生子。

  师事部分有师、有友、有前辈,不以长幼论。启功先生的老师,可以说门类很多,学习古典文学,先生受教于戴姜福先生;学习书画技法,先生受教于贾羲民、沈尹默、溥雪斋、溥心畬、吴镜汀先生;学习教学方法、论文写作,先生受教于陈垣先生;有些门类又是交融学习的,如鉴定一门,先生在贾羲民、陈垣等先生的教导下,深入研究。又如傅增湘、袁励准、张玮先生,是启功先生的前辈;又如容庚、张大千、王雪涛先生,与启功先生在师友之间;台静农、董寿平、溥松窗、张珩等先生,与启功先生是朋友。启功先生有如此全面的学问,家庭的传承是首要的;先生出生在文化家庭,曾祖父、祖父都考取举人;曾祖溥良先生选戴姜福先生为拔贡入京考试,傅增湘是其门生;祖父毓隆先生与陈垣叔父陈简墀先生是同年翰林;曾祖溥良先生为光绪六年进士,祖父毓隆先生为光绪二十年进士,袁励准、傅增湘先生同为光绪二十四年进士;溥心畬先生母亲是启功先生祖母的亲姐姐,心畬先生是启功先生的表叔;启功三外祖克諴先生在溥雪斋父载瀛府教家馆,启功先生亦在雪老家给其子女授课;可以说有世交,有姻亲;这为启功先生的学习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加之先生有超常的文学艺术才华,刻苦努力,在各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傅增湘 信札说明:此为藏园老人请启功先生为古稀之庆作画送纸的短札,后启功先生绘《藏园校书图》,校书图今藏国家图书馆。

  戴姜福 王孙公子联说明:一九二八年,启功先生升入汇文中学商科之后,经世交介绍跟随戴姜福先生学习古文。此为一九三二年启功与章宝琛结婚所赠喜联,上款用“元伯同研”,是谦词。

  袁励凖 一家九奏联说明:此为一九三二年启功与章宝琛结婚所赠喜联。上款用“元伯世讲”,指友朋的后辈。

  陈垣 宋陆游《十月苦蝇》诗二首 启功题签说明:一九三三年九月,启功先生经傅增湘先生之介,得入励耘书屋。援庵先生不仅在教学方面对启功先生耳提面命,且在启功先生学术研究方面更起引领作用。

  溥伒、启功 山水人物说明:溥伒先生长启功先生十九岁,可以说既是世交,又是师生,又是同事。启功称雪老为“先生”;雪老称启功“元白宗彦”;口语中,雪老称启功“启爷”,是北京语言特色,对晚辈的爱称。

  古代书画、古籍碑帖鉴定一事,启功先生最为用功。先生具有一般鉴家所没有的条件,即能书、善画、深厚的古典文献、文学功底,于鉴定一事,这三者缺一不可,且先生又不经营书画买卖,故鉴定意见是极为中肯的。先生的鉴定学养,受教于贾羲民、陈垣诸前辈,又与徐石雪、傅增湘、张伯英、张玮、张珩、苏惕甫、李孟冬、徐邦达诸老研讨,加之先生天资超群,故可明察秋毫,真伪立断。

  唐人写经残纸 许承尧、启功题识说明:此为《敦皇石室写经残字》册页一开,册为许承尧赠张广建者。此册在厂肆待沽时,赛马会四肖中特资料。因系残片,启功先生得来。先生藏有唐人写经数卷,多在先生生前、身后捐献。

  董述夫 自作诗十五首 谢冰岩题签 陈垣题跋说明:册收董述夫自作诗十五首,陈垣先生得此本后,考董述夫与董纪非为一人,正《明诗综》之误。一九六一年五月二十日,援庵先生与启功先生有观此册照片。

  一九八六年,先生被任命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主持文物鉴定工作,《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的出版,先生从中协调,功不可没。于国家收购文物,先生在真伪、优劣皆公平判断,不加私心,如裴景福藏所谓赵子固《落水兰亭》,先生鉴定意见起国家文物收购资金守护神作用,以致国家资金没有浪费。于友人索求书画碑帖题跋一事,先生都是立鉴立跋,真伪了然于胸,然于不利之说,为考虑友人之感受,皆委婉言出,内眼人方知先生良苦用心。先生自藏古代书画作品,是为提高自己艺术造诣所购,未从经济方面考虑,多未加跋语。先生作《鉴定书画二三例》《书画鉴定三议》,是鉴定之学的经验之谈。

  启功先生在名片上只印着“北京师范大学 启功”。先生常说自己的正业是教师,其他都是副业。先生从一九三三年九月二十一岁进入辅仁附中教书,直至九十三岁去世,长达七十二年,再也没有离开过教师的岗位。

  启功藏书十种 年代:晚清说明:启功先生自幼饱读诗书,故先生到晚年一直有读书的习惯。先生早年用自己第一份薪水购得清汪容甫《述学》,先生与之有同样经历和感触。先生曾说自己没有嗜好,仅有特殊需要,即买书和一些特别喜欢又不是太贵的书画。

  教书育人,首先是要有传统的功夫。启功先生自幼在祖父、姑姑的严格要求下学习,祖父教授吟诵诗词。启功先生读过旧式私塾,十六七始受教于吴县戴绥之师,戴老师学问非常全面,除古典文学之外,音韵学、地理学、文字学都很高明;先生下午四点跑到礼士胡同曹君直家随戴老师学古文,习读《古文辞类纂》《文选》《五经》《二十二子》等,经过这番努力,较短的时间内,打下良好古文基础;后在北京师范大学主要教授古典文学,而教授这些课的基础恰是这些年随戴老师学习夯实的。一九三三年九月,启功先生在陈援庵先生提携下,在辅仁附中,担任初中国文教师;一九三五年七月,启功先生又在辅仁大学美术系担任助教,教授“书学概论”“书法实习”“中国绘画史”“书画题跋”课程;一九三八年九月,启功先生进入辅仁大学国文系,教授“普通国文”“中国文学史”“中国美术史”“历代韵文选”“历代散文选”课程。一九四五年启功先生评为副教授;一九五六年评为教授;一九四八年起,在北京大学兼任讲师、副教授。改革开放以后,启功先生迎来了教学新高峰,教授“唐代文学”“历代韵文选”“唐宋词”“八股文”“古诗词作法”“明清诗文”“书目答问”“诗词格律”“中国学术史”“文史典籍整理”(先生戏称的“猪跑学”)。一九七八年,启功先生开始招收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一九八二年九月,先生在中文系创立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点;一九八四年秋,该专业被国务院批准为博士点,先生被聘为博士生导师。一九八九年四月二日,启功先生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先生任中央文史馆馆长。

  启功 《踏歌行·自题小照》词尺寸:横四三·五厘米 纵七二厘米年代:一九八四年

  启功先生在教学之余,从事古典文学、诗词的研究工作: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参与《敦煌变文集》的编辑、校定工作,这需要古文献与佛学功底相结合,正是先生所长。启功先生作为一位年轻学者,得到王重民前辈的尊重和信任,在文集完成中所起作用,不可小觑。一九五二年,经俞平伯先生推荐,启功先生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程乙本《红楼梦》作注,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部注释本,由于启功先生对满族历史文化、风俗掌故比较熟悉,因此被认为是最合适的人选;同样的原因,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点校《清史稿》;著《古代字体论稿》《诗文声律论稿》《汉语现象论丛》《启功三语集》等。这些著作超越前人,见启功先生深厚的传统文化学养。

  启功 小铜驼馆说明:一九八三年二月二十八日至三月二十七日,应日本雪江堂之邀,启功先生赴东京出席“现代中国著名书家书画展”,期间在鸠居堂购得铜驼镇纸。始铜驼呈青緑色,经先生多年把玩,铜锈退去,呈现本色。先生作诗,即此作所题,见《启功赘语》之“小铜骆驼镇纸”,自注“小铜驼购于日本鸠居堂已数年矣,日伏纸上助我学书,因顔斗室曰「小铜驼馆」。驼原作古青铜色,青緑斑斓似出土物,日夕持以压纸,其锈渐失,遂露黄铜本色,时日愈久,铜肤愈显光泽,今已可媲真金矣!辛未酷暑,坚净翁识时年七十又九。”

  除此之外,启功先生在教师工作岗位上,有几件事需要说明:其一,一九八四年,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王梓坤院士倡议建立教师节,先生是主要附议者之一。次年,全国人大通过决议,确定每年九月十日为教师节。其二,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先生以自己的书画义卖所得款项人民币一百六十三万一千六百九十二元,设立以陈垣先生命名的“励耘奖学助学基金”,用以奖励品学优异的学生和教师。其三,一九九七年,国家教委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拟将中国古典文献学学科归入中国古代文学学科,先生上书相关部门,终使该学科得以保存。其四,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先生为北京师大学拟定“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校训,成为教师行业准则。

  所谓余事,宛如长物,是启功先生在工作之余的游戏。后因先生为名所累,求书者众,几成正事。

  启功 勾摹清吴历《湖山春晓图》粉本尺寸:横四四·四厘米 纵一〇三·二厘米年代: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说明:法书粉本,是为学书之需要,启功先生是摹,而不是临,实为类似仿影。目的在于体会古人的书写方式,用笔笔性,此功夫可以比对临更为有效地掌握古法,为己所用。

  先生少年时,立志成为画家,在祖父的启蒙之下,用功最勤。一九二七年拜贾尔鲁(羲民)先生为师,画艺大进。一九二九年,经尔鲁先生之介,投吴镜汀先生门下。先生又得溥伒、溥儒二位先生赐教,受益颇多。先生为松风草堂画会成员,名“松壑”;画会活动之时,先生常奉雪老左右学习艺事,故与松风主人画风最合。先生二十余岁始,多次在中山公园来今雨轩、水榭及北海公园画舫斋、漪澜堂参加画展,在名家画作面前,先生少作毫不逊色,即为画坛青年领袖;一九五六年,受叶恭绰先生之邀,参与筹建北京中国画院,后得不实之名,远离绘事,故少作也。七八十年代,先生重拾画笔,又见淋漓于纸上,皆幼年之功。先生擅山水,喜文人之“内行画”,重先摹古再创作,见先生临古多种,十九岁临元孙君泽山水,已见卓越艺术才华。先生以宋元为宗,南北兼收,又师法明清诸家,将古人用笔融入自身血液之中。先生除长于山水以外,又作花卉及梅兰竹菊,尤以写竹最见个人风貌,堪称板桥之下无出其右者。偶作人物,亦格调高古,皆因先生深厚文学修养,所谓“功在画外”也。

  启功 临元孙君泽山水尺寸:横三四·三厘米 纵八六厘米年代:一九三一年说明:元孙君泽四季山水,今存夏、秋二景,此临为秋景,今藏日本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见溥儒先生有多件临本传世。启功先生此作,为十九岁(实岁)所绘。

  法书一事,因画而起。族中长者,以为先生字不佳,故不令题款,先生因而受讥讽,发奋习书。以祖父自临《九成宫》为仿影,又习《多宝塔》,略识笔趣;二十岁临赵松雪《胆巴》,似粤溪生意;又临董香光、黄鲁直、米元章之书,为己所用;先生博取诸家之后,专临永禅师《千文》墨迹及唐人写经,尽得隋唐笔意。再临柳诚悬《僧端甫塔铭》,以立其骨。先生长于真、行、草,先生以为行书宜当楷书写,其位置聚散始不失度;楷书宜当行书写,其点画顾盼始不呆板;草书,先生喜山谷之风,冯公度先生以为“这是认识草书的人写的草书”,是对启功先生最大的褒奖。至于篆隶,先生偶作,不失古风。先生于法书一事,是游戏之作,索书者众多,能立等可取,是先生功夫学养的集中体现。一九八一年五月五日至九日,中国书法家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先生被选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一九八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先生因病未出席,在会上当选为第二届书法家协会主席,先生事后戏言:“缺席审判。”

  启功 临元人山水并粉本尺寸:粉本横四九五厘米 纵二五·二厘米画作横四八一厘米 纵二三·八厘米年代:一九三四年说明:元人山水卷原为溥心畬先生旧藏,后启功先生得清素主人选订《云林一家集》一册,呈心畬先生,并求以假得原卷,后四十日成二卷。启功先生用薄纸勾勒粉本;临两卷一纸一绢,绢本呈援庵先生,后归援庵弟,云在广州;一纸先生自存;时先生友朋多借临本勾摹,其稿遂传于世焉。

  启功 临元张逊《双钩墨竹》尺寸:横六七六厘米 纵四三·五厘米年代:一九四八年说明:元张逊《双钩墨竹》,今藏故宫博物院。因启功先生与晚清贵族交往颇深,雪翁之介,在思鹤盦假得双钩卷勾摹。

  启功 临清八大山人蔬果尺寸:横二九一厘米 纵三〇厘米年代:一九五二年说明:启功先生于八大山人书画多有临摹,见数种传世。

  启功 临宋黄庭坚《为张大同书韩愈〈赠孟郊序〉后记》尺寸:横三一九厘米 纵三三·七厘米年代:一九八八年